关闭

行者无疆

发布时间:2018-08-17 浏览次数:2021 编辑:郭琳达 文章来源:原创文章

十多天的青海——西安之旅结束了。一路上看了很多,都说,要看美丽的风景,就要走远的路,这话不假。

塔尔寺

走过了城隍庙的热闹与喧嚣,看过了法门寺的大气和肃穆,终于,我站在了塔尔寺的脚下。塔尔寺,先有塔,尔后有寺。

离寺门还有一段距离,几百级的石阶上,满是朝拜的信徒。藏族老阿妈们五体投地,一步一个长头,虔诚地嗑下去。据说,总共要嗑十万个,也就是说,老阿妈们至少要用去半年的诚心,耐心,还有对宗喀巴大师的敬仰。她们都相信,此身最好的归宿,就是在这十万个顿首,投地,叩头中安然离去。这需要怎样的信仰来支撑呢?

破旧的藏袍,磨光的念珠,诉说着岁月的沧伤与斑驳,它们伴着老阿妈们,成为塔尔寺门前行走的,最虔诚的油画。

进到寺里,信步走到镇寺之宝——菩提树前。

菩提有两棵。一为塔里,一为院中。 根根相连,脉脉相通。塔中的菩提,600多年来,不曾承接阳光雨露,它存活的唯一理由,是院中的树。几个世纪,两棵菩提一路相伴走来。原来,生命是可以这样成就的。

菩提树下的老僧人告诉大家,每一片菩提叶上都有一尊万狮佛像,总共有十万尊。然而,只有有缘人方可得见。

我仰头望去,只见满树菩提整树叶,不曾发现一尊佛像。终须有缘人呵。缘,从来可遇不可求。

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

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青海湖

初见青海湖,以为它是海,姑且把它当作海吧。或许,这是上天对远离大海的戈壁格外的补偿与恩赐。

从没见过这般蓝的一片水。蓝得像是用油料浸染过一样。没有风的青海湖很乖,静静地卧在那一滩白沙中。温存得没有一丝波澜一点脾气。

不远的前方,苍穹低垂,天水相接。两个都是那样蓝,那样静。蓝得纯粹,静得空灵。不知道是天空落入了湖中,还是湖水流进了空中。

这样偌大的背景,容易让人想起很多。

前年去杭州,在西子湖畔驻留了一天。那是个很热闹很喧嚣的地方。

三潭映月,断桥残雪,雷锋夕照,绿柳苏堤....太多的景致。

苏小小,白娘子,吕洞宾,苏东坡.....太多的人。

我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选择了西湖。或许,这不是西湖的本意。也许,西湖只想一个人呆着。

还是这里好。

青海湖远离了如织的游人,独自拥有这一整片天和属于这个高原的一整个神话。

西安

这是第二次来西安。不为游玩,只是路过。

五一去过,玩得匆忙,走得仓促。兵马俑,华山,华清池,大雁塔,钟楼,鼓楼,骊山....映像清楚又模糊。

这次,西安用倾盆大雨迎接了我。它是想让我停留,停留在古城墙边,感念一个真实的,曾经被我错过的西安。

撑一柄伞,我信步走在城墙下,手指划过一块块砖。路旁的高大的树,远远望去没有尽头,就像西安这悠长的历史和底蕴。

穿过城门,就是钟楼了,不远处立着鼓楼。没有上去,只是在城下看着,这就很满足了。

我知道,对于一个随手拾起一片瓦都有几千年积淀的古城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就是对它最大的敬意。

顺着城墙,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。

雨依旧下着。隔绝了城市的嘈杂,让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凝固,让我在这凝固的历史里久久徘徊,不舍离去。

分享至:
TOP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